依旧温柔

六月的风,吹走了林梢的最后一片黄叶;六月的雨,淋湿了第一个进山姗姗而来的人;六月的天空层云叠起,放下了很多温馨的梦;六月的河流,敲响走向黄昏时的最后一声晚钟

以六月为媒,将天与地撮合。我与你,用辛勤的汗水,耕耘那山间的良田几亩,风与月,缠绵在岁月的长河中。看我满头白发,等你牙齿稀疏,我再也等不到青春如歌,你再也咀嚼不出世事的味道,我们便相约在懵懂的邂逅,与你余生厮守!

柜台上整齐罗列的纪念品,纪念杂乱无序的曾经。曾经廉价的一切,只因时间的流逝,而愈来愈珍贵,甚至一花一草,一草一木都已经升值。家缠万贯的人突然发现,即使用再多的财富,流逝的曾经,已经无法再追回。在镜子的反照里,突然就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,经过多年的确认,始终不敢承认那个人就是自己。

以为把镜子藏起来,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自己的沧桑,也可以告慰自己:我与青山永不老!把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握起拳头,为了不让它颤抖,不停地向长空挥舞,仿佛宣告青山 你不老,我也不老。

远方,始终没有来信,他等了很久了。他望着远方,嘴里说着些旁人听不清的话,即使凑近耳朵去,也只是见他嘴唇的开合。他经常坐的那个石墩,被坐得锃亮,在青天白云下,反映着光。

就像青天被切下一个残影,贴在了那个石墩上,记录着他守望时内心的明亮,照亮了夜晚的村庄,也指引着黑夜里迷路的幽灵,夜深了,世事都安静了,他的深情被嵌在了石墩里,无论多少年的风吹雨打,都不会变质。

繁星像一个个明亮的灯笼,照亮了整个寂静的庭院,一群打架的孩子也各自散去,沉醉在梦境的香甜里。即使在梦里,也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心愿,而梦里,正是实现心愿的好机会,那个睡得香甜的,口水已经流出来将枕头打湿的孩子,突然翻一个身,以为他是惊醒,转个身又继续睡去!

迷失在夜境里的飞蛾,在窗前的月光里不断地打转,始终没有打消再次凑近窗里那盏明亮灯火跟前的念头,如果没有守到天亮,它不会罢休,它不会走!

取下别在蚊帐上的针,将日月缝进衣襟,送给那个心爱的人。他会不会在喜出望外之余,也在某个时刻里,偶然地睹物思人?世事转换如梭的时代,只想让你知道,始终不变爱你的人,是我!

我的爱,在时间的一分一秒里,也在衣襟的一针一线里,我的温柔,也化在那一杯又一杯的宿醉里。没有言语,也不需要言语,只是灵魂的靠近,哪怕朝夕,也抵过了千年的情意,谱写人间那场五味杂陈的际遇。

望着山外,不语,看着六月的天气,戏弄了在天涯哪一端的你。你是否站在雨中哭泣,为那一个无情的人;是否也在雨中嬉笑,为那个重情的人。雨水溅了你一身,泥土脏了你的鞋,你却毫不在意地捧着他给你的那一张笑脸,径直奔走在雨中

路没有尽头,爱也没有尽头,只盼短暂仓促,你能为我停留。

随机推荐: 淘宝网优惠 星800优惠券 优惠卷 买买茶优惠券 9块九包邮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