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你

不怎么愿意动用第二人称来分享我的慢乐情怀,是因为我的习作,若采用了那样一种叙述方式,会使自己文字的葡萄酒,轻易溢出凄楚和。眺望窗外雨丝,以及前方顺峰山上的雨雾,在自赏完《另一种乡愁》的笛音后,感觉是该休息一会儿了。

可是,每当我吹笛子的时候,尤其是一个人吹那些孤独和的曲调时,不想起你,也许是太不容易做到了。尽管我口中不停地在念着 望溪 (忘昔),但符咒的功力,还是没能管束住我尚欠纯净的心灵。

认识你的那一年,我告诉你,我在背 新概念英语 第二册中的一篇课文《高贵的礼物》(ANobleGift),你说你能倒背如流。于是,我开始考你。没想到,你还真跟吹牛没什么牵连。后来,你说这是你们英语专业学生的ABC,甚至第三册中的大部分课文,你也能背个八九不离十。我知道不必再考你了,当然,隐隐的还生怕你真背错了,我倒会比你更自责呢,不过是在心里。

认识你的时候,也是此生我遇到了又一个生日,那就是 遗憾。因为天使的翅膀,若只长在心中,注定是不能飞翔的。你那飞扬的青春,你的善解人意,你的知书达礼 一切的一切,在我理智的心墙上,刷满了踌躇和惋惜。

我深知,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点上,去接触一件美好的事物,一般的人,都很难泅渡那生命的海洋。而我,平凡得就似路边的一颗小草,当然就更懂得海洋的深浅了。

于是,在选择远离的时候,我带上自己心爱的竹笛,在你的琴房,与你合奏了一曲《在水一方》。你问我,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。我只能违心地玩笑道:好儿女志在四方吧!

可是,那天分别的时候,我记得很清楚,你对我说,你开始在练习吹口琴,想以后大家出去郊游的时候,可以带上轻巧的口琴,跟我的笛音合奏。记得,那一刻,我转身的动作,有点快得出奇,现在告诉你吧,那是因为我潮湿的瞳仁,有失控的倾向。

远在异国他乡,在岩石溪畔,在绿荫树丛,在花草心间,我总是带着我的笛子,一遍遍地温习过往遗存的美丽。也曾想忘却过往,以便让自己的心,不要浸泡太多的思念;甚至还让 忘昔 ,躲在了 望溪 后面,横空出世。然而,愁绪依旧,怀想更浓。

于是,有一次,我告诉你,我在夕阳的光影里,在给你写着第一封信。也许它将会成为我一生中,给你写的唯一的一封信。信中,我将 望溪 的诞生,赧然地告诉了你。你很快给我回信说,为什么要去刻意忘记过去呢!你说每个人曾经的一切,都是上帝递出的礼物,就像人们去一处旅游,喜欢摄下自己的身影一样,那些照片,不是给过去,也不是给现在,而是留给未来的

可是,未来是什么呢?现实中的未来,最多只能算是理智花圃中的一朵小花。她,被天真灌溉;她,被希冀折磨。她,在大海中呼吸;她,在天空中游泳

我,既不是蛟龙,也不是苍鹰。因此,我只能悄悄张开花儿的小嘴,低吟《想你》的歌谣,那样的悲凉,一如我如诉的凄婉笛声。

贴心的竹笛,跟随我徜徉在山颠水涯,伴我抒发流浪的逍遥。只是在想你的时候,笛声总会流露出凄婉的品格,似乎在等待那口琴的和声。

想你,总是在那羞涩的梦里,才能品尝到活跃的内容。所以,在梦里写诗,开始成为我的一个怪象。也许因为白天的思维太过残酷,故只有在深夜,心灵的情人,才显得妩媚万般。

想你的年龄,日渐资深。可那梦中的口琴声,何时会将相逢的喜悦,告诉我痴痴的笛音?

我,太难抵御黄昏的诱惑,但又无法将望溪唱成忘昔。和你的相识,我曾感谢上苍赐给了我一份高贵的礼物。可是,捧着这份礼物,我的心,却在不停地流血。我深知,血,总有流完的那一天,只是不知道,我的笛子和你的口琴,还有没有见面的那一天。

初夏的雨,还在欺负着我的思绪。而山的影子,却淡去了很多。我在想你的时光里,又不得不依靠我心爱的笛子,来替我思念的心,收索那抚慰的伴侣

随机推荐: 领卷 购物券 京东优惠劵 天猫购物券 淘宝打折的网站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