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里的古镇

先说点别的。刘同学出了一个题目《天鹅》,当天我出去玩了,很晚才回家,打开一看大家都做完功课了,我也急急忙忙凑了一首:曲项复低垂,伴水归,黑白谁更靓,各自去争晖。

刚发出去,刘同学的语音就过来了,先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然后话锋一转:你今天的诗怎么写的这么滥呀?啊?滥吗?滥,太滥了。他把我说得睡意全消,挂断与他的语音,我又写了一首:湖畔舞不停,足尖鼎立行,婀娜如摆柳,恰似鸟精灵。

我把第二首也发到了群里,然后说群主嫌我写得滥,又写了一个更滥的报答他。

多好呀,今天的两首都太美啦,你还说你写不出特美的来,谁信呀。轻盈心说。

是吗?那他说我写得不好,气的我失眠。

啊?你还能失眠?找他要药去。

不去,他的药越吃越睡不着。

第二天刘同学出的诗题是《古镇》,我按照他给出的视频瞎凑了一首,因为我没去过所谓的古镇,好像一提古镇,大家想到的都是江南水乡的画面,视频里出现的古镇,也是小桥流水人家,我写到:青石板上走,灰瓦旧墙屋,水上横桥拱,乌蓬水里浮。

虽然视频里的古镇是我写的那么一回事,可是在我脑海里出现的却是另一幅画面,是我亲眼见过的、我意识中的古镇,于是又写了一首:村中无水系,只有冼衣池,少小随母至,如今反复思。

发到群里后,刘同学说昨天反反复复,终于水里露精灵,今天怎么写得这么好?不过问你一下洗衣池是什么意思?他这么一问,勾起我遥远的记忆。

想起了小时候我妈带我们回老家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农村。对什么都感到新鲜,在姥姥住的房间里除了土炕灶台,最显眼的就是屋角立着一口大水缸。北方之地,没有南方的小桥流水,人们以井水为生。

老家的井特别深,用辘轳把放下井的大水桶绞上来,一下一下的可费劲了,再走半里地担回家,真不是个轻省活。舅舅在外工作,常年不在家,吃水是个大问题。每逢大姨家的几个表哥到姥姥家来,都要把水缸挑满。平时就请人挑水,一块钱五担。

因为水源匮乏,挑水费力,村民们就特别珍惜用水。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大坑,里面积存雨水,是村民们洗衣服的地方,名曰池泊。老家缺水,当时更没有自来水设施,所以至今记得到池泊洗衣服的情景,新鲜,好玩。这就是我心里古镇的印象。

所以一看到古镇这个题目,由不得就想起父母北方的家乡,虽然与典型的江南水乡相去甚远,但是我想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自己认定的古镇,那里保留着值得回忆和怀念的东西,不提则以,一提隽永。

老家的池泊是我记忆最深的地方,还有水边搓衣服用的大石块,还有棒槌,还有池边的垂柳,还有洗衣服用的皂角,还有放衣服的荆条编的篮子。更有天色将晚,我妈带着我们快步回家,她说怕狼会出现。我的心中顿生恐惧,以为真能碰上大灰狼呢。

我心中的古镇,永远是姥姥家的那个村庄,那口深井,那个池泊,那座老屋。

随机推荐: 京东优惠券领取 淘宝优惠网  七折购返利网 领优惠券

评论

  评论已关闭。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